荷兰开挂了吧?三家电音节撞期时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荷兰在六月底迎来了“开挂期”,三类不同曲风的电音节残忍撞期。其中Defqon.1 Festival吸引了二十几万参与者、Awakenings Festival吸引了十几万参与者,在线下及线上吸引各国乐迷进入了“全民狂欢”的阶段,

欧洲Ravers向荷兰蜂拥而至的活动虽然不少,但能让三家电音节撞期的日子可就罕见多了,这三场活动影响力相加后堪比开挂。Defqon.1 Festival和Awakenings Festival都已经是在线上拥有百万粉丝的国际知名活动,但本文介绍的另一个活动则相对冷门许多。

以今年的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为例,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的举办方式并不像其它音乐节选择了一个可包容数万人的公园或者户外的巨大空地,而是与荷兰两家相连的Beachclub和一家周边的室内夜店合作,使用其沙滩搭建完整的音乐节场景。

其中,Beachclub Fuel和Beachclub Bronze的外部沙滩片区均被设定为主舞台,一个音乐节有两个主舞台的做法十分反常规。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听起来这很像是一场Club Show,但实际上操作截然不同,外部的沙滩平时并不被作为Club场景使用。

今年恰好有一名好友为体验心中的Trance乌托邦亲临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十分感谢去了现场的前线朋友“马昃昀” 为《电子音乐资讯》提供部分现场反馈!这些现场反馈往往是在互联网上搜索不到的,希望能以独家角度帮助提升读者们的理解。

据透露,今年的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现场只有极个别亚洲籍的Ravers,大多数黄种人面孔都是美籍华裔、其它美籍亚裔,去了现场的朋友表示,除了他与两位朋友是不折不扣的亚洲人以外难以再找到其他亚洲籍的粉丝。相反,欧洲人占现场比重极高,不限荷兰人。

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现场有非常多老年人,本文使用老年人一词没有任何贬义,他们确实已经白发苍苍了。老年人多数聚集在Sunset Area,也就是Classics Stage。年龄层在50岁到70岁之间的Ravers远远多过其它风格的音乐节,算是现场特色之一。

由于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今年的门票全数售罄,相当于整体人数已经达到两家Beachclub和一家室内夜店的最大流量,所以三大舞台都非常拥挤。Day2额外有第四个舞台,是Beachclub Fuel的内场,也人满为患,John Askew的9小时Long Set,常规Club Show性质。四个舞台相当于结合了沙滩音乐节与夜店表演。

尽管是两家Beachclub的沙滩外区构成主舞台,但整个音乐节会场依然不算太大,现场总人数大概在5000到10000人,最多也不会超过2万人,因为这已经是合理的上限了。尽管如此,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现场气氛应该非常棒,都是纯粹的Trance爱好者,其乐迷角度、爱好角度不乏专业。

不过,毕竟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是在Beachclub外场搭建舞台举办的,Beachclub属于一般营业性场所,受到更多局限性要求。例如五点前音量非常低,整个音乐节的音响和声场环境十分有限,舞台效果可能不如六位人数音乐节。

Trance领域很早就有“年龄层包容度极高”的说法了,是不争事实。哪怕在Luminosity Beach Festival现场,中老年男性也堪称高比例人群,青年比例偏低。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分真实且贴合Trance肖像画的现场,尽管对亚洲Trance乐迷的转化十分有限,但值得Trance爱好者体验一番。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chunjiagong.com